第1091章 閻摩羅

2021-12-02 作者: 御風樓主人
  第1091章 閻摩羅
  第1091章 閻摩羅

  閻摩羅正在悲痛之中,忽聽有人說出一番風涼話來,不禁大怒,轉身喝道:「是哪個混帳東西在胡言亂語?

  !」

  循聲望去,但見有個面容陌生的白衣男子緩步上前,微微一拱手,笑道:「敝姓陳,草字義山,方才正是在下妄言,驚擾了尊駕神聽,還請見諒。」

  閻摩羅一眼便看出陳義山是個血肉之軀凝實,三魂之力充沛的活人,頓時大為驚詫,叱問道:「這是從哪裡蹦出來了個活人?

  !」

  接引使者嚇得不輕,連忙伏拜在地,叩頭道:「神主大人息怒,是,是小神引他入城的。」

  閻摩羅罵道:「你好大的膽子!死鬼不出,生人勿進,你敢壞我的規矩!?」

  接引使者快要嚇癱了,結結巴巴道:「小,小神——」

  溝梨連忙從陳義山的背後轉出來,喊道:「二哥,你的脾氣還是這麼大!也不問問清楚,就胡亂發作人家!你是不認得我了嗎?」

  「你——」

  閻摩羅轉瞬看向溝梨,愣愣的打量有時,忽然間認了出來,不禁驚喜交加,失聲說道:「你莫不是,我的二妹溝梨?

  !」

  溝梨笑道:「不是我,還能是誰?」

  閻摩羅「啊」的一聲,急趨步上前,伸手在溝梨的肩頭上重重一拍,喜笑顏開,連聲說道:「好好好,還熱乎著,不是幽魂!倒嚇了二哥一跳,還以為你也招了魯陀羅尼的厭惡,被罰沒了肉身,發配到我這地獄裡,不許再見天日了呢。

  你這是,戴了母親的大地之心麼?」

  陳義山聽見這話,暗暗點頭,心道:「父子之間果然極其不和,不然哪有兒子直呼老子名諱的?」

  只聽溝梨說道:「還是二哥有見識,小妹還沒有死呢。

  這次是特意戴著母親的大地之心,陪同師父一起,下來看你。」

  「師父?」

  閻摩羅一怔,隨即瞥向陳義山,狐疑道:「此人是你的師父?」

  溝梨點了點頭,道:「正是。」

  閻摩羅「哼」了一聲,臉上的笑意在剎那間便蕩然無存,嘴裡漠然說道:「阿梨,你不是在阿逾陀城做神祇麼?

  有持斧羅摩陪你在靜修林里修煉還嫌不夠,怎麼又弄了個莫名其妙的師父?

  是魯陀羅尼派去監視你的吧?」

  溝梨笑道:「二哥這話倒是說錯了,我這師父不是咱們身毒國的人,更不是父親的部下,而是來自中土的大仙家!數年前,我和羅摩修行有所悟,夢中見未來之師,果然,如今就有師父乘東風而來!二哥不知道,師父的本事大著呢,雖然是仙家,卻也會許多神通,更兼心地善良,與二哥一樣的嫉惡如仇,是個大大的好人!二哥何必一直板著臉呢?」

  陳義山連忙說道:「阿梨這是抬舉我了,實是陳某久仰閻摩羅神兄的威名,更敬佩神兄的性情。

  此生若是不能相識相交,終是大憾事!」

  閻摩羅卻壓根就不理會陳義山的恭維,更不搭話,甚至連看都不看陳義山。

  陳義山心裡打了個「突突」,暗忖道:「這個綠頭貨,吃硬不吃軟啊。

  我如此誇他,他竟不理睬我,看來須得用激將!」

  那閻摩羅一雙眼睛只看溝梨,很不以為然的說道:「你這孩子從小就古怪,做事極不著調,身為女子,卻偷闖男子寢居,以至於被狗所傷……如今又弄出個什麼夢中所見的未來師父,簡直是聞所未聞,咄咄怪事!阿梨,不是二哥挑撥離間,更不是我危言聳聽,魯陀羅尼的猜疑心極重,本來就防備著你和羅摩,又十分的厭惡世間其他道統,更排擠外來的一切勢力!如果讓他知道你認了個中土來的大仙為師,嘿嘿~~只怕你和羅摩的神位難保,這位什麼陳大仙的小命,也得丟了!」

  陳義山笑道:「神兄言重了。」

  閻摩羅喝道:「本座自與妹妹說話,關你屁事,何故多嘴?

  !」

  陳義山:「……」

  溝梨極為尷尬,頓足埋怨道:「二哥!遠來是客,還請你講些禮數,敬重我師!」

  閻摩羅「哼」了一聲,鼻孔朝天,兩眼睥睨。

  陳義山朝溝梨使了個眼色,又向左右努了努嘴,溝梨示意,對閻摩羅說道:「二哥,你能不能屏退左右?

  小妹有些私密事要對你說。」

  閻摩羅便揮了揮手,吩咐眾鬼差道:「都下去吧,拉姆,把契特拉古波塔也抬走。」

  接引使者支吾道:「神主大人,筆神他,他已經完全消散掉了。」

  閻摩羅「哎」了一聲,回頭瞥看,但見地上空蕩蕩的,果然是屍骨無存,魂飛魄散,不禁嘆息道:「悲哉阿筆!算了,你們都走吧。」

  「是。」

  接引使者帶著一干鬼差匆忙退下。

  頃刻間,大殿之中便僅剩閻摩羅、溝梨以及陳義山三人了。

  閻摩羅往神案之後一坐,指著椅子說道:「阿梨你坐下來說話。」

  卻不敬讓陳義山。

  陳義山既沒有座,溝梨便也不坐。

  閻摩羅更加不悅,便死死盯著陳義山,冷聲問道:「你方才鬼鬼祟祟的對我小妹使眼色努嘴,是要說什麼吧?

  你倒是說啊!」

  陳義山笑道:「神兄的眼神還挺好,呵呵~~陳某確實有話要說啊。

  素聞閻摩羅大神鐵面無私,嫉惡如仇,寧願深埋於地下,不見天日,也不願與乃父魯陀羅尼同流合污,更不忍見惡行遍布光天化日之下……但陳某如今親臨地獄,得見尊顏,卻覺得這些傳聞大大不實。」

  閻摩羅臉色一變,喝道:「你什麼意思?

  !」

  溝梨也愣住了,心道:「師父你不是要跟我二哥結交嗎?

  怎麼說出來的這話像是要挑事?」

  只聽陳義山悠悠說道:「以陳某觀之,你閻摩羅之所以深耕地獄,屈身不出,並非是真正的嫉惡如仇,而是怕!是躲!是藏!」

  閻摩羅「嘿」的一笑,臉都氣的扭曲了,咬著牙,從牙縫裡往外蹦字兒:「你說本座怕?

  是在躲?

  是在藏?

  咹?

  !」

  溝梨嚇壞了,連忙對陳義山使眼色,就差喊出聲音來了:「師父,你可別說了!」
  • 小提示:按【空格鍵】返回目錄,按(鍵盤左鍵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鍵盤右鍵→)進入下一章

  •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    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