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61:天王老子來了也不例外!(求月票)

2021-12-03 作者: 請叫我小佳佳
  1161:天王老子來了也不例外!(求月票)
  歸真5境!

  比歸真4境更強悍三成的精氣神增幅!

  比歸真3境還要強悍近乎一倍的精氣神增幅!

  江大力身上瞬間爆發開來的強盛生命氣息搖撼著漫天風雪,使得寒風呼嘯的方向都在刮到他身旁時變化無定,他運功的雙手倏爾抬起,身軀之中血液和真氣一起流淌,響徹起來宛如熔爐烈焰沖騰般的聲音。

  尾枕穴的魔氣和他的元氣逐步結合,使他進入魔意的狀態,快速達到了物我兩忘的境地,似在永無盡止的廣袤心靈空間奔馳,整個世界被他主宰,整個世界都只剩下他的精神,恆久寂寞。

  一股股與魔氣相結合的滅世魔氣化作奇異的力量,宛若海潮般在他的經脈內澎湃激盪。

  每一次的衝激,都令他的身軀肌肉變得更為緊緻,沒有一絲的贅肉。

  就連肋部、背部、頸部等等常人很難鍛鍊到的肌肉,也全都一條條的凸顯而出,更充滿韌性,骨骼也變得更加緻密而粗大。

  自歸真3境連續突破兩個小境界達到歸真5境,他的氣血已從三十九萬的程度攀升到了接近六十六萬的恐怖程度,而內力也自二十四萬左右的程度,提升到了接近四十萬的高度,整體實力提升了近乎一倍。

  此時漫說是下方地面的萬姓藍衣青年以及其師妹,便是載著江大力的魔龍以及火麒麟,亦是被這位強悍主人震驚得心臟緊縮,紛紛低吼連連。

  這兩頭強悍的生物曾經之所以被江大力收服,也並非完全是因江大力的實力征服,更多則是屈服於其牛皮糖式的心靈囚籠手段以及利益捆綁之下。

  但如今這一刻,江大力所表現出的驚人實力,卻真正令它們感到了強烈的敬畏與忌憚,從心底開始屈服。

  「走!」

  地面上,藍衣男子神色變幻,最終臉色難看衝著其師妹低喝一聲,毫不遲疑便要施展身法離去。

  「留下吧!」

  江大力冷哼一聲。

  霎時魔龍一聲咆哮俯衝下去,張口便對著下方二人噴吐出一大團充滿高腐蝕性毒液的毒焰團。

  幾乎同時,早已在這幾天難耐寂寞的火麒麟狂躁怒吼,四肢在被燒得漆黑的精鋼基座上猛地發力,四蹄一振便化作一團巨大的火球宛如天降隕石般狠狠撞向藍衣青年。

  「可惡!」

  藍衣男子臉色巨變,才迅速閃過碩大的毒焰團。

  轟地一下毒焰團便狠狠撞在地面,炸開成大片毒霧,剎那將藍衣青年和女子全都淹沒覆蓋其中。

  藍衣男子一聲暴喝,驀地運功,體內霎時一股氣流如江河一般,發出滾滾之聲,形成一個元氣護罩將他庇護在內,隔絕毒霧。

  轟!——

  四周的空氣突然一片混沌炙熱,赤亮的火光霎時顯現爆發,火麒麟巨大如燈籠般的雙眼,充滿暴戾倏爾接近。

  藍衣男子的臉上驟變,卻在瞬間十指連振,雙手手腕一翻,十指如撥琴弦般飛快彈出,只聽指風嗤嗤作響,數十股凌厲指勁交織成網,裹挾元神衝擊,瞬間撞上宛如巨大火球般衝撞而來的火麒麟!

  嘭!!——

  狂暴的氣流透過火麒麟與藍衣男子之間的縫隙,颳得四周塵土與毒霧瀰漫,飛沙走石。

  藍衣男子身影如幻影般連續閃爍,倉促避開擦身而過的火麒麟,與另一名並未被針對攻擊的女子瞬間匯合。

  二人均是神色難看背對背作防備架勢,看向已是徹底降落下來,如畫地為牢般龐大身軀蜿蜒開來,將他們二人徹底包圍的魔龍。

  而後方,轟然落地的火麒麟,亦是轉首,刀槍不入的鋼鐵身軀,並未被剛剛的攻勢傷到,此刻熊熊烈焰內如燈籠般巨大的雙眼逼視向二人,充滿暴戾與邪惡,驀地咧開大口,一溜火花裹挾著岩漿般的口水落地,將地面燒得嗤嗤冒煙。

  前有魔龍。

  後有火麒麟。

  在這兩頭實力恐怖的怪物之上,還有一尊身穿漆黑猙獰戰甲,宛如魔王降世般的絕世猛漢——黑風寨主!

  來自歸真5境剛剛突破後根本無法掩藏的無形浩大威勢,化作兇猛的壓迫力,壓制著整個天空大地,氣氛壓抑而又焦躁。

  藍衣男子和女子均是心臟繃緊,好似一支即將離弦的箭矢,目光俱是落在了那魔龍滿是骨刺的背脊之上,儼然如坐在王座之中,高達魁梧的江大力。

  「老江!」

  聶人王仰躺在地,側過粗獷的臉龐看向那魔龍之上安坐的猛漢,一顆心徹底鬆緩,滿是血跡的乾裂嘴角咧開暢快放鬆的笑容,笑得連連咳嗽,笑得血水從口角流出,沾染滿嘴的鬍渣。

  人生無根蒂,飄如陌上塵。

  但縱然失去了摯愛的女人,他還有兒子,還有手中的寶刀雪飲,還有這可託付生死的兄弟至交,此生已足可慰藉,又有什麼好瘋狂墮落的!

  的確,憤怒的力量固然強大,但若是不能控制憤怒的力量,豈非也是一種悲哀?

  若是能夠控制這股憤怒的力量,才是真正的強大,才是真正的強者!

  試問這世間,又有什麼樣的力量,才能控制憤怒的力量?

  有很多......諸如愛情、親情、友情的力量,都是可以克制憤怒的力量。

  因為當一個人心中有愛有希望時,再如何憤怒,都會將憤怒克制在不傷害愛與希望作為底線的基礎上。

  那就是——愛與希望!

  僅僅一笑之間,聶人王感覺仿佛是前所未有的釋然、看開,感悟了新的人生境界,而人生的境界,正是武道的境界,就是心的境界,他的精氣神在這一刻,緩緩合一。

  這倏忽之間的變化,並不影響此刻場內壓抑的氛圍。

  江大力面對被打得如此之慘的聶人王,淡淡一笑,道,「我要是遲點兒來!你可能就要被打死了吧?這裡,現在就交給我吧!」

  縱然閉著雙眼還處於感受身體變化的鞏固狀態,卻並不意味著他對外界之事毫無察覺,只憑此時聶人王的狀態,當然也清楚此地發生了什麼。

  更遑論這下面的兩人,其中有一人竟是歸真境的頂尖高手,他自是要弄清楚,這兩個突然冒出的高手來歷,更要......發泄怒氣。

  在話語說完,他便已睜開雙眼,面罩被玄冰覆蓋的雙眼突然射出兩道寒光,森森寒意罩定藍衣男子以及女子,無形的殺氣登時在場內瀰漫,平淡道。

  「能成為歸真境,你們也不是無名之輩,說出你們的來歷吧。」

  藍衣男子腦子裡的神經其實早已比彈棉弓上的牛筋還繃得緊巴,心裡頭早就開始想著各種應對之策,但他並未主動開口,這就是要首先看看江大力的態度再應對。

  因為他知道,哪怕是在聖朝,歸真境的強者也並不算多,例如他的家族萬家,即便號稱聖朝最頂尖的大家族,歸真強者算上老一輩,也就僅有十一人罷了,其中高境界者更是僅有兩人。

  故此,便是聖朝幾大頂尖家族之間鬥爭得再兇惡,除非真的下定決心要令另一方覆滅,否則也不會對另一方家族的歸真境下死手。

  這種情況,在歸真境強者更為稀缺的諸侯國,必然也是更為明顯。

  此時一聽江大力問來歷,藍衣男子便知曉對方還是非常理智知道規矩的,當即徹底鬆了口氣,勉強收斂倨傲含笑抱拳道,「閣下......應當便是近來在諸侯國聲名赫赫的黑風寨主江大力吧?

  在下曾聽神武國人皇介紹閣下,至於在下,乃是聖朝萬家嫡系子弟萬中辰,亦是凌雲閣執事,此番來諸侯國,也是有公務在身,恰逢這個聶人王血洗江湖,於是受神武國人皇之託,前來順手緝拿此人,防止此人繼續作惡。」

  說到這裡,藍衣男子萬中辰又是和煦一笑,神色充滿真誠和善意,語氣客氣道,「不過既然閣下似乎願意出手庇護此人,而現在這聶人王也顯然恢復了理智清醒過來,萬某當然願意賣閣下一個面子不再動手,希望閣下,千萬也不要誤會輕易動手。」

  此人一番話說得是落落大方,有理有據,侃侃而談之間對江大力極為客氣,更是自報了非凡的家世,任何人聽了只怕都肯定會怒火漸消,就此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

  便是江大力聽到此人如此一說,也不由微微一驚的同時有些訝然,怒意理所當然的消除了一些。

  這還是他首次遇到聖朝某個家族的嫡系弟子,而對方居然還是凌雲閣的執事。

  當初他遇到那位自稱淵亭閣的老者便告訴他,凌雲閣乃是聖朝類似六扇門的這種執法部門,專門負責緝拿聖朝通緝的通緝犯,非常強大。

  現在此人說是應神武國人皇的委託來擒拿血洗江湖的聶人王,雖是屬於逾越了些,但既是對方身居要務之餘,順手為之,似乎也可理解......

  江大力心中正思索沉吟間,聶人王的聲音倏爾帶著幾分嘲諷和怒意傳來,「呵呵呵,什麼狗屁受到神武人皇的委託,你這來自聖朝的人裝什麼偽善?剛剛一口一個我們這種彈丸之地之人身份卑微的傲氣呢?剛剛想要搶奪走我手中寶刀的神氣呢?原來也不過是欺軟怕硬的無膽鼠輩。」

  此言一出,江大力眉頭頓時緩緩皺起,目光看向依舊面帶和煦微笑的藍衣男子道,「他說的是真的?」

  藍衣男子萬中辰臉上和煦的微笑漸漸消失,語氣雖還是客氣,卻已帶了幾分冷意,笑道,「閣下如果聽過聖朝凌雲閣,知道我們萬家,就應當清楚我們的能量,何必要為這點小事......」

  江大力冷然打斷,強硬道,「我問你,他說的可是真的?」

  藍衣男子身旁的女子神色驚恐而錯愕,萬沒料到這諸侯國的土著居然如此霸道強硬,在她眼中這簡直已不是狂妄,而是魯莽。

  萬中辰更是心中怒火升騰,強烈的驕傲和自尊,已令他無法容忍眼下這等百般容忍客氣的窘迫局面,深吸一口氣帶著威脅面容難看道,「是真的又如何!?閣下莫非真要與我萬家為敵?」

  江大力冷笑一聲,身軀鏗鏘自龍軀上站起,指向地面插著的大力火麟刀,道,「老子這把刀,比他的雪飲刀還要好,你可敢搶老子這把刀?」

  萬中辰肺簡直要氣炸,從無人敢在他面前稱老子。

  即使面前之人乃是歸真5境的強者,在家族中亦可排進高層,也決不能如此侮辱他,他兩個瞳仁幾乎要跳了出來般怒瞪江大力,怒喝一聲。

  「閣下不要欺人太甚......」

  聶人王深吸口氣,考慮到此人的身份,終究還是吐出口氣道,「老江,算了,他畢竟是聖朝的人!」

  江大力低喝一甩披風,「從來都只有老子搶別人的份兒!漫說聖朝的人來了,天王老子來了也不例外!」

  轟——!

  魔龍心意相通狂嘯一聲,驟地粗壯四肢肌肉迸發巨力,:載著江大力的雄偉身軀猛然前沖而出,地面登時在其沉重身軀重重落地碾壓而過的剎那,如豆腐般裂開。

  驚人的壓迫力霎時籠罩臉色立變的萬中辰以及其身旁女子。

  「分頭逃!」

  萬中辰低喝一聲,倏爾趁著女子不注意一掌打出,將猝不及防的女子直接推向江大力,自己身影則霎時幻化出數十道殘影,宛如一鬨而散的烏鴉般奔逃向四面八方,根本分不清究竟去往何方.....

  ...

  ...

  ...

  (晚上加更!求月票哈!多月票多加更)
  • 小提示:按【空格鍵】返回目錄,按(鍵盤左鍵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鍵盤右鍵→)進入下一章

  •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    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