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五章 王雅就是個小妖精(5K)

2021-12-03 作者: 牛頭大人
  第一百四十五章 王雅就是個小妖精(5K)
  再次抹除王長利的記憶,高騰三人沒有等他醒來就離開了。

  為了保險起見,高騰把王長利這幾天的記憶都抹除乾淨了,等他醒來的時候,一定會特別懷疑人生。

  準備離開的時候,夏玲忽然又想到,城堡里的傭人有關於他們的記憶……

  王長利醒來後,發現記憶缺失,肯定會向傭人問問題,到時候,就會懷疑他們做了手腳。

  思來想去,高騰就把傭人們的記憶抹除掉了,包括那些保護王長利一家的安全局成員,真是費了好大的工夫。

  事情做完,終於可以放心了。

  汽車返回公寓樓,高騰的精神有點萎靡,抹除記憶著實有點累。

  不過,看到傭人們不可描述的小秘密,也算「物有所值」。

  高騰打了個哈欠,「明天超能大賽就開始了,我馬上揚名天下了。」

  「好耶!」王雅十分配合地歡呼。

  開車的夏玲忽然皺起了眉頭,「我總覺得忘記了什麼事,而且是特別重要的事。」

  「該做的事情都已經做了,沒有留下任何隱……方夢!!」

  高騰大吃一驚,在王雅家裡太享受,整個人被資本主義腐蝕,把這位「糟糠之妻」忘了個乾淨。

  「壞事了。」高騰感到頭大,「方夢一定想殺了我。」

  夏玲立即把汽車掉轉方向,開往方夢所在的廢棄村莊。

  她將汽車開到了最大馬力,幾乎起飛了。

  沒過多久,就到達了目的地。

  熄火。

  高騰深吸一口氣,心懸到了嗓子眼。

  他特別緊張地開門下車,方夢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車外,猶如幽靈無聲無息。

  「你們把事情解決了?」方夢的聲音沒有絲毫感情。

  看著這個蓬頭垢面的美少女,高騰硬著頭皮道:「是……是的,解……解決了。」

  方夢的聲音依舊平靜地不起一絲波瀾,「你慌什麼?」

  高騰詫異道:「我沒慌啊。」

  方夢面無表情地說道:「你慌了。」

  「我……對不起。」

  高騰撲通跪了,他認為,這沒有什麼丟人的,以後在床上也是經常要跪的。

  畢竟人類能採用的姿勢就那麼幾種,而且基本上都有跪姿。

  方夢被嚇了一跳,沒想到高騰的認錯態度這麼誠懇,她的目光變得深邃起來,聲音終於出現了波動,「我還以為自己要在這裡度過餘生,謝謝你終於想起我的存在了。」

  高騰被逗樂了,撲哧笑出聲。

  方夢瞪眼,「你還敢笑?」

  「對不起。」

  高騰立即收斂笑容,板起臉來。

  「我算是看出來了,我在你心裡根本就不重要,說什麼對我的愛永遠比她們多,根本就是騙人的。」

  方夢傷心了,這幾天她常常在想這件事,覺得受到了高騰的欺騙,自己的深情錯付了。

  「你聽我解釋。」

  「我不聽,反正你都是在編,而我最後絕對會原諒你。」

  「……」

  高騰發現,方夢變得前所未有的清醒,估計是看透世事了。

  「我不找藉口,這件事的確是我做錯了。」

  高騰的態度依舊誠懇,他在心裡深深嘆氣,方夢的好感度絕對降到個位數,甚至是負數了。

  「你竟然不找藉口?」

  方夢感到很吃驚,在她看來,高騰絕對會找一大堆理由證明自己是對的。而她甚至會覺得高騰特別有道理,這就很他媽的了。

  「其實,這段時間高騰一直在忙超能大賽的事,所以就把你的事給忘了。」夏玲站出來為高騰解釋,此時此刻,需要她出來緩和氣氛,轉移方夢的注意力。

  至於高騰有沒有忙超能大賽的事……

  那當然是沒有的。

  他已經把最重要的流程告訴李德高了,舉辦大賽的那些麻煩事交給安全局做就行了,不需要瞎操心。

  「超能大賽是什麼?」

  方夢果然被轉移了注意力,夏玲不禁覺得自己是個偉人,其實她應該讓兩人決裂,這樣就能少一個「姐妹」。

  王雅興沖沖地說道:「超能大賽是……」

  她把高騰的計劃全部告訴了方夢,越說越興奮,仿佛已經看到高騰站在領獎台上,接受觀眾們的歡呼吶喊了。

  「這不是暗箱操作嗎?」

  方夢聽完之後,表情變得很複雜,用魯迅大師的名言來說,那就是這種事在人類中前所未見。

  「這種餿主意只有你能想得到,換作別人,絕對敲破腦袋都想不到。」方夢由衷地讚美。

  對於她的誇讚,高騰欣然接受,沒有辦法,誰讓世界上只有他一個聰明人呢?

  「別跪著了,快起來吧。」

  高騰這一跪,已經讓方夢的氣消了大半了,但是她被遺忘的事,一輩子都過不去!

  「不起了,不起了,像我這種人跪著就好了,你什麼時候真心原諒我,我再進化成靈長類。」

  方夢重重哼了一聲,「那你就跪著吧。」

  顯而易見,她心裡還是有氣。

  「對了。」方夢拍了下手,「給你拴條鏈子吧,你爬著進去,肯定能給村裡的人極大極大的衝擊。」

  高騰覺得這句話似曾相識,似乎在哪裡聽過。

  想了兩秒,他記起來了,是他以前說過的名言名句。

  他咳嗽一聲,從地上站起來,拍了拍膝蓋上的塵土。

  方夢斜眼看著他,「你不是要我原諒你,你才起來的嗎?」

  高騰正色道:「我突然想起一件事,作為父親的我,可以代替你原諒我自己,我是個父權意識很嚴重的人,可以替你做決定。」

  「你真不要臉。」

  「胎帶的。」

  說著,高騰先向村子裡走去。

  很快,就看到了王若瑾的父母,還是被綁著,嘴裡塞著布條。

  這幾天他們過得生不如死,太痛苦了。

  除了這隊夫妻,高騰還看到了幾個男女,他愣了,指著問道:「他們是誰?」

  方夢解釋道:「過來探險的,覺得小村里可能有鬼怪什麼的,我那天睡得太熟,他們走近了我才驚醒。

  綁架王若瑾父母的事被他們發現,我就把他們綁起來了,等著你處置他們。」

  方夢又幽怨地說道:「幸好他們的背包里有食物,不然我要活活餓死在這荒郊野外,你覺得你是人嗎?」

  「對不起,我不是人,讓我的小寶貝受苦了。」

  高騰張開懷抱,方夢躲過去了,在她的好感度沒有升回來前,兩人不可能像以前那麼親密了。

  「高高,她不要你抱,我讓你抱啊。」王雅見縫插針,鑽進了高騰的懷裡,「她不肯原諒你就算了,到時候我用超能力給你捏一個她,絕對的逼真。」

  後面兩個字被王雅咬得很重,方夢怎麼可能聽不懂她的意思,從牙縫裡擠出聲音,「王雅,我看你要死!」

  「高高,她凶我……」

  「凶你是應該的。」高騰推開她,「在我心裡,方夢是無可取代的,那種虛假的東西再真實我都不要,我只想要有溫度的她。」

  「少跟我扯有的沒的,你以為我還信你的甜言蜜語?」

  此時的方夢不再是當初的嬛嬛,而是鈕鈷祿甄嬛。

  高騰感到心虛,他道:「我們還是處理這些人吧。」

  【抹除記憶】實在是太好用了,高騰只需要做一件事,打暈這些人,抹除掉他們的記憶,鬆綁等他們自己醒,然後一臉茫然地回家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坐上回家的車,方夢的心情百感交集,忍不住感慨道:「經過這件事,我算是徹徹底底認清了某人的真面目。」

  王雅忍不住插嘴道:「方夢,你還有最重要的一句話沒有說。」

  「?」

  方夢疑惑。

  王雅指著自己的心臟,撕心裂肺道:「高騰,你這裡欠我的用什麼還!」

  方夢,「……」

  高騰語氣非常嚴厲地說道:「你能不能不要插科打諢?

  要是你被丟到荒郊野外那麼久,你還能笑得出來嗎?」

  「我錯了。」王雅垂下頭。

  「知道錯就好了。」高騰對她的認錯態度表示認可,然後看著方夢道,「你繼續批評我,你的所有指責我都虛心接受,以後絕對不會再犯。」

  「我知道你為什麼忘了我了。」方夢猛地出手揪起王雅臉上的肉,惡狠狠地說道,「你身邊有這麼一個小妖精,能想起我才怪!」

  「高高,她欺負我!」

  高騰的眼睛望向窗外,裝作看風景。

  王雅看到沒有指望了,抓著方夢的手腕道:「你以為我不會還手嗎?」

  方夢躍躍欲試,「來啊!」

  「來就來!」

  兩人扭打在一起,戰鬥異常激烈。

  回到家時,兩人都變得衣衫襤褸,頭髮亂糟糟,像是剛從難民營里出來。

  兩人你瞪著我,我瞪著你,互不相讓。

  她們站在樓下,沒有要回家的意思。

  高騰不敢說話,悄悄回家拿了零食飲料,期待兩人的二番戰。

  看到他的樣子,兩人氣不打一處來,罪魁禍首竟然看起戲來了。

  不能忍!

  兩人對視一眼,站在了統一戰線上,張牙舞爪向高騰撲了過去,又抓又撓,發泄著心中的不滿。

  高騰猶如木偶任由她們擺弄,為了讓兩人和解,他真是付出了好大的辛苦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第二天。

  今天是超能大賽正式開始的日子。

  在大賽來臨之際,高騰得到了一個非常棒的超能力【潛能爆發】。

  這是個強化類超能力,身體屬性全方位提升,讓他的實力直接突破超A級!

  對於超能大賽,高騰本來就有極大的把握,現在得到【潛能爆發】,他絕對的無敵了。

  出發去舉辦大賽的地點。

  地點選在訓練場,就是高騰獲得念力沒多久,跟一大群新人集訓的地方。

  再次來到這個地方,高騰感慨萬千,「不到三個月,我就超A級了,而你們還是小廢物。」

  方夢,「……」

  王雅,「……」

  「王雅,我們打他吧?」

  「不可以!」王雅斷然拒絕,「高高那麼好,怎麼可以打他?

  我特別為昨晚的事後悔,你都不知道我躲在被窩裡哭了多久。

  為了我的事,高高冒了特別大的生命危險,我卻對他拳腳相加,明明咬就可以了。」

  方夢斜眼看著她,這個小妖精!

  「真說起來,高騰救了你很多次啊,拿一次救命之恩抵一次錯,你還欠他很多很多,該當牛做馬報答才對。」王雅為高騰打抱不平。

  仔細想想,確實是這樣。

  方夢心裡已經差不多原諒高騰了,但是嘴上不肯服輸,她氣沖沖道:「我當個牛馬!」

  「咦?」高騰眼睛發亮,豎起大拇指道,「這個梗用得好。」

  「用你個頭!」

  方夢狠狠踩了他一腳,向觀眾入口走去。

  「高高,你加油,我會為你吶喊助威的!」

  王雅握拳做了一個加油的姿勢,跟著方夢去了觀眾入口。

  夏玲推了推眼鏡,「我就不說加油了,你少說點嘲諷的話,宋先的爸爸可是超S級者,那個傢伙特別護短,小心他恨你。」

  「放心,你我聯手,誰都不怕。」

  突破超A級後,高騰的膽子很大了,而且【潛能爆發】還能對同伴使用,他跟夏玲聯手,就算殺不了超S級能力者,逃跑是沒有問題的。

  夏玲不知道高騰的小秘密,她搖頭道:「你太高看我了,我很菜的。」

  高騰想了一下,回道:「我有分寸,你不要擔心。」

  夏玲不放心,她叮囑道:「你千萬千萬控制住你的嘴,不要什麼話都往外噴。」

  高騰啞然失笑道:「我知道了。」

  「你別覺得我煩啊。」

  「怎麼會。」

  「那我到觀眾席給你加油助威了。」

  高騰擺擺手,走向選手入口。

  他亮出身份,確認無誤後,走進訓練場。

  訓練場重新整修了,地面上鋪了一層堅硬的石板,距離大賽開始還有十多分鐘,可是觀眾席上的人並不多。

  在網上訂票時,可以看出人們的熱情並不高,還有很多座位沒有賣出去。

  估計超能大賽不再舉辦就是這個原因,比賽的看點不夠,觀眾們都興趣缺缺。

  但是這一次不一樣了,經過高騰的設計,擂台賽的時候,觀眾席絕對會坐滿觀眾,加油聲、吶喊聲、助威聲直入雲霄。

  高騰掃了一眼場上的對手,全部都是A級能力者,表情各不相同。

  有人聚在一起聊天;有人閉目養神;有人審視著所有選手;有人拿著手機打遊戲……

  「大家好,我是本次賽事的主持人薛東……」

  一道熟悉的身影從休息區入口走了出來。

  他西裝革履,把鬍子颳得很乾淨,頭髮也梳得一絲不苟,打扮得像個正常人,這看起來特別的不正常。

  李德高居然讓他主持超能大賽,究竟是怎麼想的?

  找一個熱情澎湃的人有那麼難?

  「參加此次賽事共有兩百人,我們會分成五組進行比賽,決出小組冠軍後,就進行總決賽。

  那麼,有人就要問了,最後五個人怎麼比賽?

  這個問題問得好。

  答案當然是輪空了。」

  說著,薛東掃了一眼選手,發現了鶴立雞群的高騰。

  沒有辦法,優秀的人站在那裡什麼都不做,都有一種不同凡俗的氣質。

  「大家排好隊,不要亂糟糟站在一起,像什麼樣子。」薛東拍拍掌,讓眾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,「把你們最好的精神面貌展現出來,你們現在面對的可是全世界的觀眾,很多孩子都在看著你們呢。」

  於是,眾選手無精打采地排起隊來,他們對這場賽事很看重,但是對繁瑣的開場感到很無聊。

  看到選手們排好隊伍,薛東清清嗓子,說道:「下面,我來介紹熱門選手,叫到名字的人請到我身邊來。」

  「宋先。」

  薛東說完,一個身材魁梧的青年走了過去,他有著一張方方正正的國字臉,粗眉大眼。

  「宋先的超能力是岩漿,能力親和高達98%,標標準準的超S級潛質,未來的前途不可限量。

  他的父親是超S級能力者宋健,父親的寄予厚望,使他從小就接受嚴酷的修行,在此次大賽中,他絕對是最閃耀的一顆星。

  宋先,你有什麼想說的嗎?」

  話筒遞到宋先嘴邊。

  宋先抬起手,冒出滾滾岩漿,「如果對手是我,我勸你們早點認輸,不要做以卵擊石的愚蠢行為。」

  此話一出,觀眾們高聲吶喊。

  「說得好!」薛東道,「想必大家都從宋先的發言中感覺到他的信心了。

  是的,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,遇見他的人最好立即認輸,不然就燒成烤肉!」

  看著宋先回到隊伍里,薛東道:「好,我們介紹下一位,楊國威!」

  楊國威個頭不高,長得很敦實,給人的感覺像塔一樣穩實。

  「楊國威的超能力是超強自愈,他的能力親和同樣不低,高達96%,妥妥的S級潛質,未來也有很大希望突破超S級。

  大家應該都知道,我們的局長李德高先生就是96%的能力親和,他憑著不懈努力,突破了超S級。

  我相信,楊國威也一定能做到。

  你有什麼想對大家說得嗎?」

  「努力贏下每一場比賽。」

  等了一會兒,薛東詫異道:「沒了?」

  「沒了。」

  薛東點點頭,「謝謝楊國威的簡短發言,努力贏下每一場比賽,這句話聽起來很簡單,但是,大家想一想宋先的發言。

  我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,他在向宋先挑釁呢?

  真是個有魄力的人啊,我對這場比賽越來越期待了。」

  觀眾席響起了一片口哨聲。

  「好,長話短說,介紹下一位選手,孟成!」

  孟成長得很普通,看起來很不起眼,他有著精壯的身材,在使用瞬間移動的時候,身體能承受住那股撕裂的力量。

  「孟成的超能力是瞬間移動,他的能力親和是95%,S級潛質沒跑了。

  對於很多人來說,這樣的超能力是極其棘手的,我很期待他在比賽中的表現。

  孟成,你有什麼想說的嗎?」

  孟成想了想,說道:「傾盡所能,做到不後悔吧。」

  「說得真好啊。」薛東道,「面對宋先、楊國威這兩位強大的選手,他沒有絲毫退縮,想要傾盡所能一戰。

  看樣子,宋先剛才的發言沒有嚇到他。」
  • 小提示:按【空格鍵】返回目錄,按(鍵盤左鍵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鍵盤右鍵→)進入下一章

  •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    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