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一章 他就是希望

2021-12-02 作者: 川觀
  第三百五十一章 他就是希望
  3月12號,快船主場對戰東部強敵活塞。

  第三節的比賽已經打到了一半,快船60比82,落後了22分。

  觀眾席上,少部分觀眾已經起身準備離場。

  沒有何星輝,這比賽看不到希望。

  有些觀眾在擔心何星輝,不知道他為什麼還沒到,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故。

  也有些觀眾在埋怨何星輝,覺得他玩的太過火,這麼重要的比賽都錯過。

  球場邊,活塞主教練桑德斯雙手抱胸前,臉上帶著掩藏不住的笑容。

  而鄧利維則是黑著個臉,仿佛別人欠他幾百萬一樣。

  這是何星輝的錯,偏偏他沒辦法把氣撒在何星輝身上。他現在就在等一個倒霉鬼惹自己,這樣就可以發泄下不爽了。

  「是何。」

  忽然,不知道是誰先喊了一聲,緊急著球場就響起了歡呼聲。

  觀眾紛紛站起,望向了球員通道。

  就連比賽,也被迫暫停。

  只見何星輝從球員通道跑出來,身上大汗淋漓,連球衣都濕透了。

  「哦,表哥回來了,比賽還有懸念。」

  巴克利說道。

  「難說,畢竟已經落後了22分,而且活塞還是以防守著稱。」

  史密斯說。

  「是嘛,要不要打個賭?」

  巴克利笑道。

  史密斯沒敢接,雖然看起來快船機會不大。但何星輝是一個擅長創造奇蹟的人,誰又敢保證他做不到逆襲呢。

  22分,對於超神的何星輝來說,一點也不多呀。

  「不不不,我戒賭了。不過我還是覺得快船沒機會,你看表哥滿身大汗,看樣子是從很遠的地方跑回來的,應該沒有多少體力了。」

  史密斯猜測道。

  「這很難說,畢竟又不是只有跑步才會渾身流汗。」

  巴克利露出了一臉的壞笑,老司機便秒懂了他的話。

  球場上,鄧利維看到何星輝這樣子也是一臉的疑惑:「何,你這是怎麼了,你的體力還能上場嗎?」

  「從機場回來的時候遇到堵車,我只能一路跑過來。體力嘛,先讓我休息一分鐘,沒問題。」

  何星輝喘著粗氣說道。

  在飛機上他沒有遇到什麼意外,反倒是坐車回來時,遭遇了少見的堵車。

  「你確定?」

  鄧利維很是懷疑。

  不過,他也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。

  這場比賽不能輸,一旦輸了,媒體就會有很多批評的聲音,就連他也逃不掉,媒體肯定回說他只會拍巨星馬屁,無法掌控約束球員等等。

  雖然贏了也會有這樣的聲音,但只要贏了,這些聲音都是小問題。

  何星輝在座位上歇了一會,同時用了一瓶體力藥劑,隨後上場。

  「哦,表哥上了。」

  觀眾激動了起來。

  雖然此時已經落後到了24分,雖然比賽時間只剩下16分鐘。但是,只要何星輝在場上,他們就很安心。

  這可是何星輝用無數次驚艷的表現,樹立起的形象。

  球場上,快船的五個人是利文斯頓,何星輝,馬蓋蒂,加索爾,卡曼。

  活塞這邊也是他們的最強陣容,比盧普斯,漢密爾頓,普林斯,拉希德華萊士,克里斯韋伯。

  把本華萊士換成了韋伯,活塞的火力得到了極大的增強。

  韋伯11個賽季的場均得分超過了20,籃板王,全明星首發,最佳陣容一陣等等榮譽,都在告訴世人他不簡單。

  雖然已經到了生涯末期,但這個賽季他依舊可以拿到場均12分。

  火力變猛了,但防守也不可避免的下降了一些。

  何星輝一上場,直接就點飛漢密爾頓,然後三分命中。

  「我回來了。」

  何星輝高舉雙手,對著觀眾大喊道。

  這個宣言,也頗為霸氣。

  「酷。」

  「歡迎回來。」

  「擊碎他們,表哥無敵。」

  觀眾紛紛給予回應。

  【來自漢密爾頓的怒氣值50點。】

  漢密爾頓看到何星輝這裝逼的樣子就不爽,特別是他剛剛還被羞辱了。

  「認真起來,這場比賽我們無論如何都不能輸。」

  漢密爾頓向隊友提醒道。

  不過他這個提醒有些多餘,其他人都清楚,這場比賽輸不得。

  輸了的話,媒體就要笑死他們了。

  比賽繼續,活塞進攻。

  比盧普斯運球慢悠悠的過半場,他們現在還領先著21分,所以最正確的方式就是控制節奏,小號比賽時間,減少回合數。

  何星輝並沒有急著上去逼搶,還有16分鐘,時間足夠。

  快船的反應有些出乎比盧普斯的意料,不過也沒什麼關係,他繼續按照自己的節奏打球。

  活塞球員跑位,韋伯撤出籃下,卡曼只能跟上去。

  籃下空了,普林斯空切到籃下,比盧普斯精準的把球送到,普林斯上籃得手。

  「謝特。」

  現在星粉急的爆了粗口。

  快船反擊,何星輝過半場後接球。

  普林斯跑去想要包夾,何星輝一個背身運球,戲耍了他們兩個,過掉他們。

  比盧普斯補防,何星輝沒有往內線走,反倒退向底角。

  出了三分線後,比盧普斯和漢密爾頓積極聯手包住了他。

  隨後何星輝出手,球進。

  「恭喜恭喜,你們今天又可以上十佳球了。」

  何星輝鼓掌嘲諷道。

  大部分的十佳球里,都會有一個或者幾個悲催的背景板。

  比如剛剛的比盧普斯,漢密爾頓,普林斯。

  所以,上十佳球也未必就是一件光彩的事。

  活塞三人組沒有回應,只是默默的貢獻了一些怒氣值。

  一上場就連中兩個三分,看的桑德斯把雙手都放了下來,改成了叉腰。

  他看著球場上的形勢,正在思考對策。

  活塞反擊,比盧普斯故技重施。

  這一次何星輝卻是丟下了漢密爾頓,防到了普林斯的面前。

  比盧普斯把球傳給漢密爾頓,何星輝又不惜體力的回防,和馬蓋蒂包夾了下漢密爾頓。

  漢密爾頓沒來得及把球分出去,被何星輝搶斷。

  快船反擊,何星輝助攻利文斯頓拿下兩分。

  「短短的一分鐘,6分一斷一助攻,比大部分球員整場比賽的數據都要漂亮。」

  巴克利吐槽道。

  這種刷數據的能力,簡直令人髮指。

  「桑德斯給點反應呀,這樣下去可不行。」

  史密斯點評道。

  球場上,桑德斯還在思考。

  就這麼短短的一兩分鐘,想要想出一個對策,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。

  好在,活塞還沒有斷電,他們進攻打進,又拿到了兩分。

  68比88,快船還落後20分。

  快船進攻,活塞對何星輝進行了瘋狂的包夾,比盧普斯,漢密爾頓,普林斯三個外線似乎眼裡只剩一個何星輝了。

  利文斯頓直接殺到籃下自己拿到兩分。

  然後,他對活塞的球員嘲諷道:「老實說,這兩分我拿的並不高興,因為我感覺自己被冒犯了。」

  自己好歹也是聯盟第一的球隊裡的首發控衛,就這樣放空自己,太特麼離譜了。

  活塞隊的球員聞言怒火中燒,但卻只能忍。

  攻守轉換,比盧普斯推進時遭遇利文斯頓的逼搶,輕鬆將其晃過,然後帶球突向籃下。

  加索爾補防,比盧普斯分球,拉希德接球扣進。

  「老實說,這個過人我也不滿意,我感覺我被冒犯了。」

  比盧普斯回應道。

  噴不過何星輝,難道還噴不過一個利文斯頓?

  攻守轉換,何星輝借隊友的掩護接球,衝到籃下,迎著拉希德的防守起飛,然後隔扣了拉希德。

  「這個扣籃我給自己打6分,因為難度太低了。」

  何星輝說。

  「......」

  拉希德。

  「哈哈哈......兩隊現在不但打的激烈,嘴上也一直沒有停,似乎在互噴垃圾話。老實說,這對活塞很不利,他們應該是中計了。」

  巴克利大笑道。

  「希望兩隊的球員還是冷靜點,別爆發衝突。」

  史密斯說。

  「那不是更加有意思嘛。」

  巴克利。

  球場上,活塞的球員其實很冷靜,他們可不想在這種關鍵的時刻被禁賽,他們還要爭取季後賽的主場優勢呢。

  活塞進攻,漢密爾頓跑出機會後接球準備出手。

  可惜他的出手速度還是慢了,何星輝已經及時衝到他面前起跳干擾。

  球沒進,何星輝嘲諷道:「就你這個出手速度,我甚至有空喝杯咖啡再來回防。」

  「閉嘴吧,我不想和你說話。」

  漢密爾頓這話的語氣,何星輝也分不清是警告,還是陳述,還是祈求。

  「不,我倒是挺喜歡和你聊。」

  何星輝說。

  說完這句,何星輝被迫丟下漢密爾頓,加入到球隊的進攻當中去。

  何星輝不惜體力的瘋狂跑位,活塞的球員同樣不惜體力的圍追堵截。

  加索爾在籃下接到利文斯頓的傳球,直接啟動,邁了兩步起跳上籃。

  此時的拉希德已經無法阻止,不過他的防守積極性很高,依舊起跳干擾。

  然後,加索爾也完成了一次隔扣。

  「哥們,十佳球的鏡頭偶爾上一上就行了,沒必要讓所有人都記住你的窘態。」

  加索爾說道。

  拉希德握緊了拳頭,這要是擱他幾年前的脾氣,早就一拳揮過去了。

  下個回合,活塞進攻不進。

  隨後快船也遭遇到了嚴防,何星輝沒有找到出手機會,馬蓋蒂投籃打鐵。

  活塞似乎找到了防守節奏,兩隊陷入了五五開的局面。

  這種狀態,活塞是可以接受的,畢竟他們還領先著16分。

  但是,對於快船來說就不行了,他們急需追分。

  關鍵時刻,還是何星輝站了出來。

  兩次艱難的跑出不算太好的機會,他也選擇了出手,拿到了6分。

  當然,這是用了道具的結果。

  這讓桑德斯很無奈,讓活塞的球員很沮喪。

  他們明明已經做的很好了,但就是防不住。

  到第三節打完的時候,兩隊的比分變成了80比93,快船還落後13分。

  何星輝上場的5分多鐘里,快船拿到了20分,其中何星輝一個人就拿到了16分,完全主導了比賽。

  「MVP,MVP,MVP。」

  球員回到替補席,現場觀眾則是在高喊MVP。

  剛剛何星輝的這一段表現,又是超神。

  有這種可靠的表現,不耽誤正事,平時跳脫點,也就可以原諒了。

  節間暫停,桑德斯給球員定下了基調,最後一節嚴防何星輝,無限包夾。

  何星輝分球之後,立馬無限換防補防,靠積極性來彌補防守的漏洞。

  除了這個辦法,桑德斯也沒有其他招了。

  好在,只剩最後一節,球員們咬咬牙說不定還能撐過去。

  其實,桑德斯還有一招。

  他可以讓替補球員去對何星輝惡犯,然後起衝突幹起來。把何星輝搞下場,一切都不是問題了。

  可是,當他向手下暗示的時候,替補席上卻沒有球員回應。

  把何星輝搞下場,也不過就是贏下一場比賽而已。而他們對何星輝惡犯之後,得罪的是六十億星粉,這個代價太大了。

  而且惡犯也是一個技術活,萬一沒掌握好尺度,把何星輝搞到賽季報銷了,整個聯盟都要對犯規者進行封殺。

  現在的何星輝是收視率的保證,季後賽少了何星輝,收視率都不知道要下降多少。

  把何星輝廢掉,就等於是和整個聯盟,和整個體育頻道的媒體做對。

  但凡腦子正常點,或者經紀人的腦子正常點,都不會去這樣做。

  所以桑德斯只能暗示了一個寂寞。

  短暫的暫停結束,雙方重新回到了球場上。

  快船的陣容是卡塞爾,莫布里,何星輝,米爾薩普,諾汶。

  其他幾個主力之前已經打了很長的時間,鄧利維準備讓他們再休息幾分鐘,留到最後決戰時再上。

  活塞這邊是半主力陣容。

  比盧普斯,羅納爾穆雷,普林斯,麥克戴斯,納茲爾默罕默德。

  比賽開始,快船先攻。

  卡塞爾控球推進,何星輝無球跑動。

  穆雷死死的跟著何星輝,這是他在場上的唯一任務。

  「你知道嗎,我晨跑的時候,我的狗是這樣緊追不捨。」

  何星輝吐槽道。

  「我會比你的狗追的更緊。」

  穆雷說了一句自認為的狠話。

  但是,這話差點把何星輝給逗笑。

  畢竟,他不明白比狗厲害有什麼值得驕傲,不明白穆雷說這話的語氣為什麼帶著點自信。

  「好吧,讓我見識一下,你和我的狗誰更厲害。」

  何星輝說。
  • 小提示:按【空格鍵】返回目錄,按(鍵盤左鍵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鍵盤右鍵→)進入下一章

  •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    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