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十、趙明宇看戲

2021-12-01 作者: 大蘿蔔白菜啊
  四十、趙明宇看戲
  「…」

  點點繁星在二人周圍浮現。

  一朵朵的粉色花朵在星光中綻放,形成通往天的橋樑…

  娜兒喃喃道:「好美…」

  不過他的身影卻若隱若現,草木,藤蔓,快速生張。

  星光形成蝴蝶在花草中飛舞,充滿夢幻的色彩出現在天空。

  「哥哥…月光下邂逅……」

  「…」

  趙明宇停下了釋放魂力:「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嗎?好像可以試試,我記得我還有一下奇異植物沒有種,放在儲物戒指不知道死了沒有,不過阿瓦隆也有會發光得植物。」

  花叢中的娜兒瞬著光路來到趙明宇面前。

  「哥,你就說這些嗎?不過仲夏夢之夜這個名字娜兒很喜歡,還有在空中行走的感覺真的很好,嘻嘻。」娜兒輕吟的笑聲,仿佛白靈鳥一般。

  趙明宇單手叉腰:「該下去了…沒魂力了。」

  娜兒嘟起嘴巴:「哥哥,你這是像沒魂力的樣子嗎?算了,大氣的娜兒就不跟你計較了。」

  金色的星光在他們身上聚集,似乎還能聽到美妙的歌聲。

  唰……

  「回來了…」

  娜兒抬起頭看向空中,魂力形成的空中花樣也就此消失不見,仿佛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。

  「它們都消失了呢…」

  「只是我有魂力形成的物體,很快就會消散,不過也可以這樣。」

  趙明宇找了一處空地,溫和得輸入魂力,沒一會生機盎然的小草覆蓋的原本的空地。

  娜兒臉上出現笑容,原來還可以這樣啊:「那哥哥能不能在這裡開闢一個院子,種植一些發光的植物,然後在做一個鞦韆。」

  早知道他不露這一手了,這是又要他加班加點嗎?

  「讓我先設計圖案…」趙明宇真想說下次一定。

  娜兒伸出小拇指:「那就一言為定,到時候娜兒和哥哥一起種,有些像小時候你說的童話故事一樣,真好呢…」

  猶豫了0.01秒趙明宇也伸出小拇指。

  「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…哥,你可不要欺騙娜兒哦…」

  「嗯…」

  「咦?」

  「這麼晚了啊,今天娜兒要回去了。」娜兒不舍的說道,如果沒生氣她一定留下來。

  在她的告別聲中,趙明宇將她送回了海神島。

  「也知道他們在輪船上過的怎麼樣,不過我躺在阿瓦隆肯定比他們舒服多了。」

  趙明宇回到魔術工坊坐在遙椅上面,這才是人生嗎?晚上一直都在修煉,好久沒有靜下來喝茶了。

  巨輪上面…

  穿上平常的衣服,唐舞麟有些鬱悶的躺在床上,好不容易打扮好,趙明宇人都不見了。

  不過最美女士還是被她拿下了,唐舞麟用手輕輕的拍了拍臉蛋,她認為這肯定是當然的結果,優雅與美麗就是她的代名詞。

  不過跟舞長空一起領獎的時候兩人都有些尷尬。

  唐舞麟打開陽台門,讓海風吹入房內,清涼的海風拂面,吹拂著身體特別舒服,深吸一口濕潤的空氣。

  就在她在陽台放鬆心情的時候,危機感突然襲來,突然魂力被完全隔絕,唐舞麟慌張起來,這種事情她從來沒遇到過啊。

  不過很快她就恢復了理智。

  …

  「噗通」一聲,全身冰涼,掉到海里了。

  唐舞麟震動氣血,卻被那巨手壓往深處…

  阿瓦隆。

  趙明宇牽引著星光正在衝擊五十九級的大關,很快,他就離魂帝只有一步之遙了,就能將皮卡丘魂靈吸收了。

  突然他察覺到唐舞麟的魂力變化巨大,起初還沒有在意,以為是在比試。

  「!」

  「這突然消失的魂力是怎麼回事?」趙明宇撕裂空間,放出使魔查看情況。

  「這股氣息那個廚師?他到底要做什麼?」趙明宇看著在海水裡奮力掙扎的唐舞麟,僅僅是在一旁默默的看著。

  氣血越來越弱,四肢沉重如灌鉛一般,她依舊勉強滑動手臂,帶動著自己的身體徐徐上浮。

  迅速的上升讓是的唐舞麟的身體收到巨大傷害。

  不知道是看到了光還是什麼,唐舞麟的身體又擠出一股力量,無論什麼都好,這都是她最後的力量了,如果沒有出去,就一切都完蛋了。

  【不,我怎麼可能會死!!】

  「噗——」頭部鑽出水面。一個波浪打來,令唐舞麟上身後仰,她已經一點力氣都沒有了,身體向是被割裂了一樣。

  一道人影在海面上猶如平地,走到了她的面前。

  「明宇,你怎麼才來啊。」唐舞麟帶著哭腔道。

  趙明宇將她扶了起來:「因為我觀看了一會。」

  「你說什麼?看戲!」唐舞麟委屈的不得了,他卻在那裡看戲。

  「前輩,出來吧。」趙明宇朝著一個放心喊道。

  牧野有些驚訝出來,這小子是什麼時候出現的。

  簡單解釋了一下牧野就消失了。

  等他走後,唐舞麟不停的用手錘著趙明宇,可惜在如此疲憊的狀態下,其力量已經非常小了。

  趙明宇一個閃爍就來到了巨輪上面,回到了唐舞麟的房間裡面。

  「昏迷了嗎?我在海水裡卻沒有這種感覺,因為我可以直接用水呼吸。」趙明宇體驗不到窒息的感覺,那麼沒有空氣他也能存活很久。

  用魂力蒸乾了衣服,趙明宇不斷的朝著她的身體輸入魂力。

  「不過怎麼又是我守夜啊,那牧野就不能稍微柔和一點嗎?」

  第二天。

  唐舞麟醒了過來,發現自己身體黏糊糊的,還有海水的味道,「明宇,你怎麼在這裡,哦,就是你昨天不救我。」

  「那牧野廚師不是很看重你嗎?他跟你說過什麼?」趙明宇見她嗓門這麼大恢復的很好啊。

  「我沒在跟你說這個,過來受打。」唐舞麟拿著枕頭,朝著他砸去。

  「別別,我錯了。」趙明宇連忙認慫了,這種時候順著一點好。

  「哼,我差點因為我就要死了,突然開這種玩笑,以後讓那個廚師好看。」唐舞麟已經把這個仇記下來了。

  「不過看在你在我出現危險的時候立馬就出現了,就原諒你了。」唐舞麟又一副笑吟吟的樣子。

  唐舞麟拿了一套衣服,「我洗澡去了。」

  趙明宇趁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,他的修煉時間又泡湯了,趁著現在這段時間補回來一些。

  魂力運轉周天,全身經脈順產,點點星光在他身上亮起,頭髮無風倒立跟抹了髮膠一樣。

  魔力爐心快速跳動,氣血翻湧,與魂力結合在一起,魂力漩渦也是越轉越快,吸收,壓縮,不斷循環著。
  • 小提示:按【空格鍵】返回目錄,按(鍵盤左鍵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鍵盤右鍵→)進入下一章

  •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    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