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8章 沒有魂魄?

2021-12-02 作者: 出走八萬里
  第378章 沒有魂魄?
  「青寧崔氏,算是古來的聖之大族了。」雲思遙一邊煉化真凰血蓮,一邊和陳洛說道,分心二用,並不耽誤。

  馬車不緊不慢地一路向西,原本從樂崖南下,自然是順運河走水路最為方便,但是崔氏所在的青寧城卻距離運河頗有一段距離。陳洛一行想要查清餓鬼道的事情,去青寧城是最直接的方式,自然只能棄舟乘車,走陸路南下。

  大玄幅員遼闊,古稱九州,大玄立朝後,開國皇帝重定疆域,劃為天下十三州,分別是被北境四州,自西向東為淵州、肅州、莽州、嵐州。淵州以西的接天雪山在人族號崑崙,在蠻族則為薩瑪,蠻語中「天神」的意思。

  自北四州往下,人族最繁盛昌榮之地,文人稱為中原,自西往東,便是靈州、洛州、青州。其中靈洛之交,乃聖人測算的天下之中,立有人族萬年中樞——中京城,中京城外有一府二郡,號稱中京三輔,分別是左馮翊,右扶風,以及直隸府。

  中原三州再往東,是東方二州,東二州南北接壤,兩州以大玄境內第一長河——蒼瀾江為界,上為陌州,下為越州,毗鄰碧海。

  中原三州向南,跨過如同長龍橫臥的玉帶山脈,便是大玄的南方三州。三州自西往東,分別是榆州、靖州、梧州,其中陳洛受封的梧城就在梧州以東,緊靠碧海。

  榆州往西,則是大玄第一大州瀚州,因為太大,所以又被稱作上瀚州和下瀚州。上瀚州西臨萬里黃沙,是西域入玄的必經之路。下瀚州邊緣是深不見底的沉魂淵,將大玄之土與妖族的十萬大山隔開。

  但這只是大玄的粗略分法,十三州每一州也是能供養億兆黎民的龐大地域。

  各州之下分郡而治,統共一百零八郡。郡下又有府城、縣城兩級,其中陳洛「出生」的長樂縣便是大玄境內多如繁星的縣城中的一座。

  不過相對人口稠密的中原來說,北境確實城池要少一些,也荒涼不少,陳洛這一路走來快半天了,莫說城鎮,連個小村莊都沒有見到。

  「認真聽!」雲思遙見陳洛心不在焉地望著車外,伸手輕輕拍了拍陳洛的腦袋,說道,「崔家不知態度如何,多了解一下總是沒錯的。」

  陳洛乖巧地點點頭,雲思遙露出滿意地神色,繼續說道:「早在人朝之時,崔家就出了半聖,中間雖有斷續,但也陸續出過五位半聖。」

  「不過自從伯淵先生聖隕,崔家便再無聖人氣運,數千年再無聖人出。」雲思遙接著說道,「但是萬萬不可因此小覷了他們,無論是底蘊還是家學,青寧崔氏都是人族最頂尖的那一層。比如當代……」

  雲思遙正要細說下去的時候,陳洛突然皺了皺眉,雲思遙一驚,擔憂道:「小師弟,真意反噬還沒結束?」

  陳洛微微搖頭,只是方才感覺到夢境花林內百鳥突然聒噪了起來,似乎想要重新凝聚真凰弓,卻力不能及,故而穿梭在花林之間,啼鳴不止。正當陳洛打算入夢安撫百鳥之時,車外響起了獒靈靈的聲音:「侯爺,前方有事!」

  陳洛聞言,揭開車簾,就見到一道黃色光芒正從天邊朝自己這個方向射來,黃光身後有兩個黑色光影窮追不捨。陳洛目光一凝,就看出那哪裡是什麼黃色光芒,分明是儒門正法化作的一隻黃鶴,黃鶴身上趴在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,不是夏晴川又是誰!再朝後看去,兩個窮追不捨的黑人人面目普通,身上竟然沒有絲毫天道之力的波動。

  無論是儒、道、佛、武,即便是妖,動法之時必然有天道波動,當然也不是沒有斂息的法術,但是既然堂而皇之與空中追殺,再用斂息之法豈不是多此一舉。

  「侯爺,該不會是假冒的吧?」獒靈靈說了一句,他自然認得夏晴川,但是如今陳洛劫運沖天,霉運當頭,保不准又冒出了個冒牌貨行那十步刺殺之事,於是出聲提醒。

  就在此時,夏晴川也看到了陳洛,高喊一聲:「梧侯哥哥!」

  脆聲入耳,這樣的稱呼夏晴川只在柔園之中私下傳音喊過,別人斷不可能得知,既然身份無疑,那也不必再猶豫,當下陳洛吩咐了一句:獒老!

  「侯爺放心!」獒靈靈放下手中驅車的馬鞭,渾身妖力升騰,立時化作一道紅光朝夏晴川衝去,此時雲思遙也是微微皺眉,想來是發現了那身後兩人的詭異。

  「獒老,留活口!」雲思遙喊了一聲。

  正飛向夏晴川的獒靈靈聽到雲思遙的這句話,瞬間身子骨都輕了一半。居然能讓真龍殿下稱呼一句「獒老」,這輩子值了!

  當下獒靈靈熱血沸騰,直接化作了三品龍獒本相。話說這獒靈靈得了陳洛的蛟龍精血,又從雲思遙那得了不少好處,此時已經將身上的頑疾治癒,修為幾乎也要邁入二品,故而一現原形,剎那間妖氣衝天,就連那追蹤的兩位黑衣人都頓了一下。

  夏晴川自小在長輩呵護下長大,最有眼力見,一見龍獒橫空,當下脫口而出:「獒爺爺救我!」喊罷又是不留餘力催動身下的黃鶴,朝著獒靈靈飛去。

  兩名黑衣人見龍獒氣勢洶洶朝自己飛來,那夏晴川又猛然加速溜走,毫不猶豫地轉頭欲跑。夏晴川感應到那追兵又撤走的打算,快速計算了一下獒靈靈飛來的時間,於是調轉鶴頭,伸手對著要跑的兩名黑衣人一指:「鶴舞!」

  頃刻間,在兩名黑衣人面前浮現了七八隻體型略小的黃鶴,將兩人纏住。黃鶴不難對付,每一隻大概也就是七品儒生的修為,但是就被這該死的黃鶴纏住的片刻功夫,獒靈靈已經經過了夏晴川,伸出兩手朝兩人抓去。

  兩名黑衣人似乎知道自己不是獒靈靈的對手,嚇得楞在原地動也不敢動,此時獒靈靈自然是想著先廢了兩人的修行,再扔到陳洛與雲思遙面前,因此下手倒也有幾分分寸,可偏偏此時,那兩人突然眉頭中心出現一道詭異的痕跡。

  就在這詭異痕跡出現的同時,一直停在原地的夏晴川面色大變,大喊一聲;「獒爺爺小心!」

  話音剛落,那兩人身體劇烈顫抖,隨後竟然轟隆一聲,同時自爆開來,獒靈靈下意識血氣護體,被迎面而來的爆炸氣浪沖的後退了一步,倒是沒有大礙。只是那兩人自爆,血肉四散,死的不能再死,自然沒有活口可抓!

  陳洛倒是警惕這一幕,在兩人顫抖的同時,就已經喚出了鍾馗。自爆聲一響,還沒等陳洛吩咐,心領神會的鐘馗便以一飛而上,寬大的繡袍一甩,一道黑烏鎖鏈就伸向了那兩名黑衣人爆炸之處。

  此時獒靈靈已經帶著夏晴川返回到馬車前,化為人形,有些沮喪道:「侯爺,沒抓到了活口。」

  「無妨!」陳洛開口安慰到,正要說什麼,鍾馗從天而降,落在陳洛面前,醜臉上也是疑惑,說道:「主公,那兩人沒有魂魄!」

  此言一出,陳洛和雲思遙都是面色一變,一齊看向夏晴川。

  夏晴川微微搖頭:「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。」

  「三日前,我們離開柔園,前去拜訪浮雲城的浮雲書院。」

  「起先還好好的,到了晚上,浮雲書院突然有人性情大變,要殺我們。」說到這裡,夏晴川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,說道,「就連浮雲城的大儒也是如此。」

  「長輩們用家國天下封鎖了浮雲城,派我們這些弟子出來求援。誰料外面還有一重埋伏,師兄師姐都……」夏晴川淚光閃爍。

  陳洛微微點頭,目前距離浮雲城最大的大城正是樂崖城,柔園剛完,還有不少大儒駐留,因此夏晴川朝樂崖城求援,正好被南下的自己一行人遇上。

  「梧侯哥哥!」夏晴川看向陳洛,她自然知道陳洛修為不算什麼,才六千里而已,和她也就在伯仲之間,但是他身邊的人強啊。

  不說他身邊那個差點轟開柔園陣法的漂亮姐姐,還有那躺在車廂里呼呼大睡的滄桑大叔,就連一個趕車的妖怪管家居然都是大聖級別。

  這不就是強援嗎?

  倒是獒靈靈人老狗精,夏晴川一開口就知道她想什麼,連忙插嘴道:「侯爺,要不然我返回樂崖城一趟,幫夏姑娘帶個信,請平陽公主出動大儒相助。」

  「咱們還趕時間去青寧城,不然讓那行刺你的傢伙先知道了消息,調頭跑了,咱們可就失去了最好的時機了。」

  獒靈靈私下傳音:「侯爺,一聽就是個麻煩事。你運道有問題,能不沾染就不沾惹,反正在大玄境內,翻不了天。」

  「小師弟!」就在此時,一直沉睡的浪飛仙不知何時醒了,坐起來,說道,「你和小師妹繼續南下。我去浮雲城看一看。」

  陳洛疑惑看向浪飛仙,不是因為浪飛仙的話,而是浪飛仙的語氣。

  少見的嚴肅!
  • 小提示:按【空格鍵】返回目錄,按(鍵盤左鍵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鍵盤右鍵→)進入下一章

  •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    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