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五章 落寶金錢 (二合一)

2021-12-02 作者: 泰劍
  第五百四十五章 落寶金錢 (二合一)
  轟!

  一道光柱從天而降,這是一柄散發白光的巨戟。

  巨戟轟擊在城門上,熾熱光芒將城門以及之上的人燒得融化。

  隨後又是數百道同樣的光芒落下,徹底淹沒下方的守城士兵,守護城池的陣法早就在第一輪攻擊下破碎。

  「哈哈,玉京仙人來也,還不快快投降。」

  天空飛下一群身著藍袍以及白袍的人。

  一部分人身後長著翅膀,眉心有日月圖案,還有一部分人身穿紫色道袍。

  為首的人是一個紫袍老道,眉心有日月圖案。

  陸謙一眼就認出了此人。

  這人是玉京山支脈神傳玉皇教的玉道人,不過這人似乎只有元神境界。

  「大膽!」

  此刻,神像活了過來,對著張狂的玉京山眾人怒目而視。

  這人樣貌不算威武,兩撇小鬍子看起來極為精明。

  手中拿著一串精緻的小銅錢。

  「玉京山?哪裡來的無名小輩,快快給老子滾。」

  青國公不像其他同僚一樣見面就殺,他奉行和氣生財的真理。

  對方來勢洶洶,人多勢眾,又輕鬆破了自己的陣法,思來想去,還是不招惹為好。

  和氣生財,打爛了這個地方,影響在大乾的生意。

  「老子來取你性命!。」玉道人說話的同時,自身光化,身軀猶如螢火蟲一般散開。

  嘩啦!

  一輪紫日冉冉升起。

  紫光照耀之下,下方眾修士紛紛感覺體內法力不受自己控制,元神輕盈,似乎要脫體而出,融入天空之中的紫日。

  紫日旁邊還有一個巨戟,以及一個不斷散發光芒的寶鏡。

  「不好,快移開目光!」

  紫日是玉京山的根本功法,太陽和太陰結合,形成一個非常非常詭異的紫日。

  在紫日照耀之下,己方的修士恢復速度以及獲得其他方面的增益,效果十分強大,詭異紫日還會蠱惑敵人的神魂,融合敵人陣法。

  一般只有得到真傳之人,才能釋放出紫色太陽。

  雖說青國公是洞真的修為,比為首的玉道人高了一頭,但是玉京山這邊人多,再加上法術的克制,甚至還隱隱佔了上風。

  轟!

  雙方打得有來有回,隨著時間流逝,青國公這邊死傷越來越多,整個城池都已成了廢墟。

  陸謙等人在一旁觀望,現在這個情況還不是時候。

  他隱隱覺得青國公沒有那麼簡單,這個人身上的標誌是一串銅錢,包括神像也是掛著銅錢。

  要知道作為標誌性的東西,不可能只是裝飾,應該是某個底牌。

  這時候,青國公也被玉京山的人團團圍住,紫日光芒大放,隨後落了下來。

  這一次玉道人用出全部的力量,包括自己帶來的幾名精英也是如此。

  原本有些狼狽的青國公忽然雙目發光,笑道:「哈哈,你中計了!」

  說罷,拋出一串銅錢。

  銅錢長出一對眉眼,以及鼻嘴。

  叮!

  銅錢撞到法器之上,法器忽然失去靈性掉落,銅錢眉眼也隨之消失。

  哐哐……

  銅錢不斷擊落法器。

  落寶銅錢之中飛出一個銀色的錢幣,錢幣碰到紫日,紫日瞬間消失。

  「噗……什麼妖術!」紫日變成玉道人的樣子,怨毒地看著青國公。

  「既然不想走,那就永遠留下來吧,桀桀!」

  青國公兇狠一笑。

  右手一翻,掌心出現一個銅盆,銅盆像是人們家裡常見的洗臉盆,外表有金錢一般的花紋。

  盆口對著眾人,這些人失去法器,修為削弱大半,一個不查直接被吸入進去。

  玉道人猖狂而逃。

  叮噹叮噹……

  消化玉京山的修士之後,兩三枚銅錢掉下來,青國公彎腰撿起,身形變成正常人大小,站在城門口。

  這枚銅錢名為落寶銅錢,可以打落別人的法寶。

  正所謂錢能通神,修煉到一定程度,錢確實能夠銅錢。

  這是他的根本秘法,用聚寶盆製作落寶銅錢,大概五百年誕生一枚銅錢、五千年誕生出一枚銀錢,五萬年則是一枚金錢。

  金錢可以落盡天下所有法寶。

  銀錢銅錢可落幻形法寶極其以下。、

  一枚只能用一次,如果用聚寶盆吸收別人的精氣,這個時間會縮短一點,但也縮短不了多少。

  「恭喜國公擊退強敵!」

  「老祖宗威武!!神功蓋世!」

  青國公的徒子徒孫上前恭維道。

  「不值一提,回去吧。」青國公擺擺手,忽然,青國公轉過頭來,直直望著城門的方向,只見那裡站著兩個人。

  一男一女,女的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敵視,男的則是一臉玩味,仿佛看到什麼有趣的事物。

  「你們是誰?」青國公面色嚴肅。

  怎麼今天那麼多不怕死的人,一個接著一個過來。

  「殺你的人!」

  陸謙一步踏出,轉瞬間出現在青國公身邊。

  天空暗了下來,北陰酆都山狠狠砸下。

  「大膽!」

  青國公怒喝一聲,拿起聚寶盆對準陸謙。

  他怎麼說也是洞真境界的修士,兩個小小的元神,竟敢自己一個人過來。

  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  殺之!

  一股強大的吸力傳來,想要將酆都山整個吸進去。

  聚寶盆相當於另類的洞天,內部空間範圍極大,容納一個酆都山沒問題。

  雨師素手掐訣,空中下起淅瀝瀝的雨水。

  雨水看似普通,但削去了大部分聚寶盆力量,使得吸力變小,同時邊緣雨水化為毫針,飛向其他過來幫忙的青家人。

  當場刺死幾個之後,這些人離得遠遠的,雨師再怎麼說也是元神修士,豈是他們能夠抵擋得了。

  現場只留下陸謙三人。

  面對青國公的突然襲擊,雨師小臉煞白,隱隱有些支撐不住的跡象。

  這人太強了,不知道陸謙能否打得過,他之前布置的暗手真的有用嗎?

  嘩啦!

  陸謙身形飛向聚寶盆。

  就在青國公以為陸謙即將落入瓮中之時。

  「動手!」陸謙嘴唇輕輕一動,聲音輕微,傳遍四方。

  青國公一頭霧水,忽然面色大變。

  轟轟轟……

  整個星辰各地的廟宇全部炸開,信仰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竊取。

  「畜生!你到底做了什麼?」

  青國公感覺腦袋一陣劇痛,哇的吐出一大口鮮血,身體像乾癟的氣球塌下去,只剩下皮包骨。

  聚寶盆力量大減,甚至保持浮空的姿勢,像是被自己的落寶金錢砸中,直接掉落在地。

  變故來得太快,青國公甚至來不及拿出落寶金錢,隨後眼前一黑,整個人進入北陰酆都山第九層。

  青國公一睜開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漫天赤紅。

  鼻子吸入一股熾熱的氣息,燒得五臟六腑劇痛。

  腳下是翻滾的岩漿,身子一點往下陷。

  皮膚燒得焦黑、頭髮自燃、青國公仿佛進入一處火爐,劇痛包裹了他的全身。

  「啊啊!!你到底是誰?」

  疼痛快將青國公淹沒,只能苦苦支撐,如果堅持不住暈過去,那麼可能真的死了。

  「你應該聽說過我的名字,前些日被太監王通緝的林甫,真名叫酆都。」

  陸謙的身影在一旁出現。

  「林甫……原來你就是那個殺死八皇子的傢伙。」

  青國公瞪大了眼睛,自己竟然碰見前些日攪動天下風雲的正主了。

  「你想幹什麼?」

  難怪自己的信仰輕鬆丟了,傳聞此人破解了位格之法,無限制吸收信仰,所以才引得大乾太監王追殺。

  想到這裡,青國公不由得苦笑,自己這一身信仰便宜了這個傢伙。

  如果早知道是這個人,那麼自己乾脆呼叫支援。

  陸謙沒有說話,而是緩步走到青國公面前,手心出現一枚漆黑符籙。

  一股滅絕死氣發散出來,令人不寒而慄。

  這是破敗位格。

  「這是……」青國公一時間忘了身上的傷痛,定定地看著這枚位格。

  「此乃無限制位格,你成也位格,敗也位格。」

  洞真最高壽命是十二萬年。

  也就是一個紀元,一個小洞天破滅的周期。

  元神最多兩三萬年。

  按照自然規律,青國公應該早就死了,只是硬生生被位格信仰續了一波。

  這人就是個混子,真實水平並沒有那麼強。

  不過混到現在也差不多到頭了。

  但人活得時間長了,就無法避免誕生出野心。

  位格是有限制的,對於天才來說,位格無疑是禁錮自己的枷鎖,恨不得打破這個枷鎖。

  哪怕是青國公這樣的庸才,心裡也不可避免生起這樣一種突破桎梏的念頭。

  「這東西真能突破限制?」青國公眼中閃過一絲貪婪,不過轉念一想,心中又警覺了起來。

  先不說對方會控制自己,一個普通元神能造出什麼好東西,位格雖然有限制,但在安全性上面,估計遠遠爆了這個野雞玩意。

  陸謙看出青國公的疑惑,張口吐出一顆漆黑種子。

  「你可知這是什麼?」

  「這是……先天建木種!你是青帝……」青國公想到一個可怕的事情。

  青帝難道是這一切的黑手?

  如此也就說得通了。

  「選一個吧,要麼死,要麼接受。」

  陸謙也懶得跟他扯皮,直接下最後通牒。

  果然,說出這句話之後,青國公面色變了,最終咬咬牙答應。

  好死不如賴活著。

  說罷,他放開心神,陸謙一指點在他的額頭上。

  指尖觸碰到此人的額頭,他頓時如遭雷噬,怨毒地看著陸謙。

  「你騙我!該死……」

  話還沒說完,這人的神情變得呆滯,少了一點靈性。

  「呼,終於成功了。」陸謙輕鬆地呼出一口氣。

  第一次嘗試控制洞真,不能用迷魂湯這種粗暴的方法,免得傷了人家的記憶,陸謙留著此人有用。

  只能用坑蒙拐騙的方法,騙得此人放開心神,然後瞬間控制心智。

  成功控制之後,兩人回到現實。

  看到陸謙身後的青國公,雨師神情戒備,就要出手。

  「慢,現在是自己人了。」陸謙轉頭看向青國公等人,「約束你的後人和手下,一會來城外見我。」

  「知道了。」

  青國公隨即離開。

  「他這是……」雨師微張小口,神情有些呆萌。

  「他已經被我控制。」

  雨師第一次見到陸謙的手段,心想和青帝的風格完全不一樣。

  以鬼神之法行善事,可不多見。

  「以後先在這裡駐紮,等信仰差不多轉化完畢,我們再進行下一步。」

  青國公打跑了玉京山的人,對方大概率轉移到其他目標,中元紫君應該不會親自過來,畢竟他們還有更重要的地盤。

  從這次只有一個元神帶路來看,他們並不怎麼重視這個地方。

  如果陸謙貿然暴露,憑藉著兩家的仇恨,恐怕真是人家帶隊過來。

  有青國公頂在前面也不錯,至少有大乾的人在前面頂著。

  酆都山第五層,金殿大廳。

  陸謙饒有興趣打量著一枚長著五官的金錢。

  「此物你能年產多少?」

  青國公也就是青騰恭敬道:「回大人,這枚是落寶金錢,聚寶盆一萬年才有一枚,能落天下所有法寶,這是屬下唯一一個了。」

  「一萬年,太長了。」

  陸謙之所以收下此人,便是看重其製造落寶錢的能力。

  「回去告訴外人,說你受了傷要封山修養,以後就不用經商了,專心製造落寶錢。」

  陸謙收下落寶金錢。

  此物無物不落的特性,以後說不定有奇效。

  低等級的落寶銅錢,也可以讓其他人裝備上,打對手一個措手不及。

  「是。」

  青藤恭敬退下。

  很快,青藤宣布封山,閉門修養,陸謙開始大刀闊斧改革,建立陰司,每天都有大量的惡人被打入地獄轉化所有信仰,大破敗法的熟練度一點點上升,。

  種子距離發芽又進了一大截。

  陸謙閉關之時,外界的戰爭進入新的階段

  …………
  • 小提示:按【空格鍵】返回目錄,按(鍵盤左鍵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鍵盤右鍵→)進入下一章

  •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    關閉